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结局 » 甜酸饶雪漫大结局
扩展阅读
穿越小说三纲五常 2021-02-23 23:20:34

甜酸饶雪漫大结局

发布时间: 2021-02-23 22:20:13

① 饶雪漫 《酸甜》的结局是什么

世界上的秘密,有很多种,有一些,甜而透明,想起来会微笑;有一些,却会埋在心灵的最底层,日积月累,变成毒素。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一定不会做现在这个背负着许许多多秘密的女生。因为,这些秘密其实并不属于我,而我却身不由己不由自主地为了保全它们而不顾一切。

当保留这些秘密的外壳被现实一一击破,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在做这一场没有意义的牺牲,在一个人孤单的战场上为人世中最脆弱的感情而倾尽所有出生入死,最终却发现对手只是一面有记忆的镜子,让我在对照自己的一路走来时,不得不承认,这一路的背负和忍耐是多么愚蠢。

这种感觉甚至说不上有多痛,在更多的时间里,我只能感觉到一种虚空,一种冷冷的嘲弄。而当我在这场没有目的的逃亡中精疲力竭,才终于发现,这些秘密,我只想对一个人说。

不是别人,就是他。

我心中唯一的他。

于是,我拨通了林庚的电话。

那天,当林庚找到我时,天色已晚。这场冬天的雨越下越大,还夹杂着硬硬的雪砂,雨雪混合而下,仿佛电视出现雪花时咝咝吱吱的声音,我站在一间杂货店的屋檐下,眼泪已经不流了,只是呆呆地数着雨滴。

他出现在我面前,穿着一件湿透的雨衣,把一把伞像夹公文包一样夹在腋下,一看到我就从马路对面奔跑到马路这边来。雨水溅湿了他的脸,那张脸,曾经让我如此留恋。

“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他的声音有点大,掩过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呢?嗯?”他有点严肃地看着我,语气里有责备,也有疼惜。

我不看雨,看他,但还是呆呆地,不说话。

他急忙替我撑开伞,把我的手握来放在伞柄上,焦急的说:“还发什么呆啊,我送你回家。”

他今天的模样没有一点平时的英俊从容,而像一个劝孩子回家的无奈父亲一样,又用心又疲惫,却让我前所未有的暖心。

瞧,我是多么不争气,让他如此担心。

“我没有家了。”我努力让声音平静,却终于还是哽咽着这样说。

还没有等林庚说话,我又喊了一声:“老师……”然后,我双手捂着脸,不由自主地歪下身去,倒在他的怀里。他没有拒绝我。

我终于号啕大哭起来。

在这个冷到绝的冬日,我全身颤抖,我一只手抓着他的衣服,一只手努力捂着自己的嘴巴,但是这样做丝毫都没有减弱我的哭声。我哭的用力程度,简直可 以用嘶吼来形容,以至于惊动了路上的行人。他们打着雨伞停驻,注视着行为古怪的我。他们一定以为我得了失心疯,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如果我能控制我自己,我 又为什么要这样做。该死的一无所有的感觉,它强大到可以击毁一个人的自尊,这种感觉让我不能再忍耐哭的冲动,我像呕吐一样激烈的哭泣着,我妄图哭掉我所有 阴暗潮湿的过往和委屈,仅仅是在林庚面前。

因为,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我只有仅存的一处温暖,就是他,就是此时,终于把我抱在他怀里的林庚。

这样的时刻,我在梦里幻想了那么久,这一刻却来得那么迅疾和真实,真实到我能感受到他的雨衣上塑料橡胶的味道。

我觉得自己像一只被猎人打了一枪,而快要死去的树袋熊。

疼痛,却也幸福,再也不用为活着而攀爬。

所幸的是,我的树终于没有推开我,而是把我抱在怀里。

他伸手轻轻地在我背上拍了一下,放任我的哭泣,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用仿若从很远很远的年代传来的声音说:“你好像吃了不少苦头,田丁丁。”

我在他的肩膀上拼命点头,只是不知道他看不看得见。

“你好像变得越来越爱哭了,”他一边叹气一边扶我起来,“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这句话好像一颗柔软的钉子,直直地钉入了我心里最不能触碰的角落,我慌乱地躲避他的眼睛,却正好与他的目光相遇。

我虽然还在颤抖,却忽然,停止了哭泣。

那一刻,他在看着我,眼神明亮,仿佛千言万语,又仿佛不说一句。

那一刻,全世界的雨都停了。我出神地看着他被雨打湿的发脚,忽然想伸出手把它们理理顺——当然,我没有。

上天作证,那一刻我心里没有任何不纯洁的念头,甚至,没有任何念头,只求这一刻,能够白天黑夜,天长地久,永永远远地延续下去。

可是,不过几秒,林庚就在我身后推了我一把,坚定地说:“来,我送你回家。”

“不。”我说,“我妈不要我了。”

“你傻呀,气话谁不曾说过,我妈那时候也老跟我这么说来着。”他说,“来,听老师的话,相信我。”

我不可能拒绝他。

于是,我终于被林庚带着,回了家。

门打开的一瞬间,我以为迎接我的会是暴风骤雨,我以为罗梅梅会跳着脚骂我并把林庚也骂上一通,可是这些都没有发生,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她开了门,看到我,什么也没说,只是一把抱住我,失声痛哭。

“你去哪里了?”她哭着说,“你要是不回来,让妈妈怎么活?”

请相信,那一刻,我心里前所未有的珍惜和感动几乎要把我整个淹没。以至于,我差一点就要昏了过去。

我淋了雨,因为发烧,在家整整躺了三天。

这三天里,罗梅梅没有去上班,而是每天在家陪我。她每天变着花样做饭给我吃,可惜我的胃口不争气,不然,一定又要爆长肥肉。

对那件事,她绝口不提,好像以前发生过的那一切都是场梦。我在梦醒时分想要对她解释,她却摇摇头,不再让我说下去。

好吧,如果她能原谅我的一切,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吗?

她是我的妈妈,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我犯了多么滔天的罪行,撒了多么大的谎,伤害她多么深,她永远都不会抛弃我,厌恶我,她永远是那个为我开门,第一个抱住我的人。我庆幸那天对林庚的求助,才让我有幸明白这个伟大的真理,而没有作出别的傻事。

“妈妈。”我终于还是说,“我喜欢我们老师,可是,真的只是喜欢,我没有做过任何坏事,你相信我吗?”

“恩。”她温和地替我理理头发,“我跟林老师谈过心了。”

是吗?他们谈过了吗,都谈过些什么?林庚会说我些什么呢?

“你长大了。”罗梅梅好像很感慨地样子,“其实,妈妈年轻的时候,也喜欢过自己的老师呢,这没什么,是妈妈不对。”

我的眼泪因为罗梅梅的话又要不争气地涌上来。

天,我该如何谢谢林庚才好?

“对了,给你看样东西。”罗梅梅说着,起身从客厅拿来一张小单子,我一看,竟是林枳给我的的汇款单。1500元。

留言:对不起。

“傻孩子。”罗梅梅说,“不过妈妈很高兴你这么义气,以后需要,尽管跟妈妈开口,不要再做傻事了,知道吗?妈妈虽然钱不多,但和你一样,还算个好人。”

我傻傻地笑。

林枳,其实,不需要说对不起,其实,我从来都没有真正地怪过你。等我明天去上学,我一定要亲口对你说,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就是不知道,你还愿意不愿意呢?

罗梅梅说要给我做点吃的,于是去了厨房。我已经恢复很多,从枕头下拿出我的手机来,手机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我找到充电器给它重新充电,准备给林庚以一个感谢的短信,再给林枳打个电话,却没想到的是,一充上电,就来了电话。

上面闪烁的,居然是丁力申的名字。

我犹豫着要不要接,但最终,我还是接了起来。

“林枳要自杀,莲花大厦,顶楼。”他简短地说了这么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自杀?莲花大厦,顶楼?

林枳要自杀?

丁力申怎么知道,他不会骗我?可是,他为什么要骗我呢?

一想到这个,我差不多是从床上跳了起来,趁着罗梅梅在厨房里忙碌,悄悄地溜出了家门,依着周楚暮所说,很快地打车,到了莲花广场。

哦,我的林枳,你可千万不要有什么事!

跳下车后,我站在广场中央,远远的,向楼顶望去,可是,我什么也看不到。

叫我震惊的是,广场的楼顶此刻正聚集着一大片厚重的乌云,仿佛有一双手把天空中的乌云都聚拢了来,存心酿造一场泛滥的雨水。

我的心一抖,仿佛看到了很不好很不好的兆头。莲花广场在这个阴翳的雨天,依旧行人如潮,可却没人抬一抬头。我恨这高耸入云的楼,遥远到超过人的视线。

我立刻跑起来。

我居然忘记莲花广场是整座城市最高的建筑,而去年发生在这里的,还并不久远的……自杀事件。

自杀。

想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唐突地跳跃起来,恐惧的感觉再一次把我包围。

莲花广场的行人电梯只能坐到四十六层。

接下来的一段路,是一条窄而陡的楼梯。

当我终于爬到楼顶时,我几乎要因为我看到的那一幕而跌跤。

林枳背对着我们,把已经脱掉的袜子和鞋凭空丢了下去。

然后,她像一个女骑士一样,威风凛凛的跨上了不算宽阔的扶手,一把扯掉她的发绳,随手扔了,然后踮着裸露的脚尖,在扶手上舞蹈般踱步。

我几乎要失声尖叫,可是我知道,如果我这样做,她说不定会奋不顾身的跳下去。

丁力申呢?丁力申为什么不在?为什么不阻止她?

林枳穿的非常之少,我认得出,那是天中的夏制校服,校服裙子是深红色格子布做成的,很衬皮肤。夏天林枳穿的时候,我总和其他女生一起,暗暗羡慕她洁白若玉的双腿,可是此刻,她裸露的修长的腿,像两条红萝卜,在冬天的狂风呼啸中,灼灼战栗,任谁都目不忍视。

而那团黑色的云朵,此刻正盘旋在她的头顶,山雨欲来的沉重,让我震动到站立不稳。

我终于忍不住,轻轻叫她的名字:林枳……

她转回头来看我,眼神已经和以往不同。

她在大风中长发飞扬,对我惨然一笑,我的心都快被她的笑容绞碎了。

“林枳你不要这样,下来,下来我们一起回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周楚暮,你到底到什么地方去了?你居然把这样一个难题交给我,太高看我了,难道你不知道,只有你才能救她。

“林枳。”我的眼泪流下来,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求她,“求求你,别这样,求你。”

“田丁丁。”她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温柔的,坚定的,“你别哭啊,田丁丁,我不值得你这样的。”

“不。”我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吗?”她说,“傻丁丁,你真这么想吗?”

“真的真的。”我说,“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一辈子的。”

她笑了,在栏杆上面对我坐下来,两条通红的腿交缠在一起,像两只嬉戏的鲤鱼。她仍旧不说话,眼神却向我的身后飘过去。

我也不由自主的转身。

是周楚暮!他终于出现!像所有故事中的王子那样,我终于有些不那么恨他。

他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单衣,双手插在口袋里,一步一步挪向前。他的表情像是刚刚走出赌场的小混混,全然不知外面的天翻地覆。

他只是喊她:“林林。”

“你走。”林枳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平静。她说:“你该走到广场上去,就站在喷泉边,等我。”

周楚暮只是说:“你属于科学家,居里夫人。”

在这个紧要关头,这都是些什么对话?我怀疑我听错,可是这一切却又那么真实。

或许,我还是搞不懂爱,至少是爱情。他们之间的秘密不能被言说,也不能被外人懂得。只有他们自己懂得。

我像一个看客一样无助和挣扎。眼看着他一边说一边继续走向林枳,走到离她很近的地方,好像没有听到林枳刚才的话似的:“居里夫人发现镭,她还得过 诺贝尔奖。她是波兰人,她热爱祖国,为了祖国作出许多贡献。这些我都研究过了,你是不是没想到?要不要看看我做的笔记?你要不要去我家,和我一起看看 呢?”

林枳摇着头,不停摇头,像中了蛊术一般。

“亲爱的,来。”周楚暮朝她伸出手,“我带你去。”

林枳摇着头,身子往后仰去。我觉得我就要死了,我想尖叫,但尖叫不出。所以,我一定是要死了。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周楚暮一个大步跨上前,终于一把将她抱住,从那个危险的,随时置她于非命的扶手上把她抢救下来。

我清楚的看到,她眉宇紧皱,闭上了眼睛,在周楚暮把她救下的那个瞬间流下了泪水。

我的心在刹那间落地,又密密麻麻的疼痛起来。我捂着自己的嘴巴,泪水也忍不住潸然落下,我不清楚我的眼泪的来历,究竟是被这样的爱感动还是被刚才的情景吓倒。

我只能上前再一次把林枳的手指一根一根把掰直,然后紧紧的握住了似冰冻过的它,就好像我们从未误会过,分开过。

林枳闭着眼,我想她一定是被自己吓坏了,周楚暮抱着她,我一直握着她的手,我们一起走下长长的楼梯,然后按开了电梯。

就在电梯门将要关上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人。

丁力申。

他抬起头,看了我们一眼,就消失在电梯门口。

爱情,是多么的莫名其妙啊。

林枳去医院做手术那天,是我陪她。丁力申没有出现,他只是短信我:好好照顾她。

我一直在医院陪伴林枳。因为,除了我,没有谁会来陪她。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三天里,林枳的妈妈自杀了。

电话打到学校里,让林庚转接。这一切都是林庚告诉的我。

原来她从小失去父亲。

原来她与继父关系不佳。

原来她的母亲屡遭不幸。

原来,原来,原来我和我的母亲罗梅梅能够相依为命,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我是这么幸福,幸福到残忍地反衬她的痛苦的地步。

我的心,在这些真相面前,忽然被悔恨装满。我想起了,自己抽她的那一记响亮的耳光。那用尽全身力气,毫不容情的一记耳光。

和林枳做“好朋友”两年,我才发现自己对她的了解是如此之少。我从来没有去过她家,我连她初中是哪个学校毕业的都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跟她她聊过她的家人,甚至当她爸爸开宝马来接她的时候,都只是自惭形秽地躲在一边,从来不敢上前和她的家人打招呼……

我对她的了解,除却血型生日星座笔迹之外,还有什么呢?又和其他同学对她,有什么不同?原来我们所谓的友谊,一直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支撑它的,是那些数都数不清的秘密,和我愚蠢的仰慕。

林枳,原来是我对不起你。只是幸运,一切补救都尤未晚。

我带着罗梅梅亲手熬的鸡汤去看她时,却看到病房外的门外放着一束花。

我把那束花拿起来,走进屋里。林枳正看窗外景色。我喊她:“林枳。”顺便把手中的花递给她。

她打开上面的卡片,上面只写了两个字:“楚暮。”

林枳起身,像是要出门去追什么,却又缓缓倒下。

我无奈地看着她。

她把头靠在我胸前,说:“丁丁,他走了是吗?我知道他要走,只是,我非常非常的想他,你相信吗?”

我不再说话,我当然信,我亲眼见过她对他的付出,我知道那样深深爱过的人,永远无法从心中抹去。

“谢谢你,丁丁。”林枳又说。

其实,这些“谢谢”,到底谁该对谁说起呢?在这段仓促而五味俱全的青春里,我们要感谢的不仅是彼此,还是每一个遇到过的人。

就像丁力申,我知道他还是喜欢林枳,可是,他已经知道,他将永远无法同周楚暮抗衡。他只是坚持着自己的坚持,不求任何结果。就像我,依然迷恋林庚的一切,但我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我只是学会了将这一份喜欢,小心轻放,永远存在心里。

一周后,林枳出院。她的继父来接她,她没有和他争吵。默默和他回家。第二天林枳背着书包来上学,关于她的一切,在校园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所幸的是,至少在我们班,没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就连庄悄悄也会对我说:“小卖部又有卖麻辣粉丝的了,要不我跟你和林枳各带上一碗?”

真好,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日子又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所不同的是,周楚暮这三个字不再出现在林枳的口中。

“周楚暮真的走了吗,你后来,是否还见过他?”终于有一天,丁力申这样问我。

没,没有。”我说。

其实我在撒谎。

我见过周楚暮。

就在49路公车站,他独自一人,背着大号旅行袋,好像打算去很远的地方。

我不知道该不该装作没看见他,他却主动跟我打招呼,问:“林枳好多了吧?”

“是的。”我说。

那一刻,我仿佛看见周楚暮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不过转瞬即逝。

“替我转告她,我会回来的。”他说,“在我觉得自己应该回来的那一天。”

“你不打算再见她?”

“不。”周楚暮说得斩钉截铁,“而且,自从她跟我认识以来,还真是一路倒霉,你说,是不是?”

“听说你找了一个很有钱的女朋友才和林枳分手?”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

周楚暮忽然哈哈笑起来。他笑了好一阵,忽然伸手摸摸我的脸,然后说了一句差点让我晕倒的话:“丁丁,你真可爱。”

然后,他就跳上了一辆开来的公车。

我没有转告周楚暮的话给林枳。因为我知道,缘份可遇不可求,如果上天有眼,他们一定会在某年某天的某个地方重遇,过去的一切不愉快被洗去,开始一段崭新的故事。

所以这件事,我永远不会对任何人提起。

尝遍青春的甜,酸,苦,辣。我也好,林枳也好,丁力申也好,都愿我们只记得其中最美好的两个字
这是尾声。而且是《甜酸》,不是《酸甜》

② 饶雪漫有哪些书的结局是好的啊

01《雁渡寒潭》
02《花糖纸》
03《眉飞色舞》
04《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05《魔女西西》
06《管妖妖的风花雪月》
07《挥着翅膀的女孩》
08《最熟悉的陌生人》
09《我是坏女生》
10《星星堆满天》
11《QQ兄妹》
12《双鱼记》
13《不必知道我是谁》
14《校服的裙摆》
15《我要我们在一起》
16《冰淇淋恋爱了》
17《糖衣》
18《七个寂寞的日子》
19《爱在仙境的日子》
20《十年》
21《我是女巫我怕谁》
22《来不及学坏》
23《若即若离》
24《小爱》
25《小妖的金色城堡I》
26《小妖的金色城堡II》
27《左耳》
28《左耳终结》
29《甜酸》
30《沙漏I》
31《沙漏II》
32《沙漏III》
33《我不是坏女生I》
34《我不是坏女生II》
除此之外饶雪漫还有些最近新出的沙漏番外《微雪》、《离歌I》、《离歌II》、还有主编《最女生》杂志,小说《天天天蓝》等

目前只有这些了
其中青春疼痛系列依次为:
1、《小妖的金色城堡》
2、《校服的裙摆》
3、《左耳》
4、《左耳终结》
5、《没有人像我一样》
6、《沙漏》
7、《沙漏II》
8、《沙漏III》
9、《甜酸》
10、《离歌I》
11、《离歌II》
青春疗伤:《十年》
青春逃亡:《临暗》

③ 饶雪漫<甜酸>的结局是什么

大家欢聚到了一起,只是少了几个人

④ 有谁知道<甜酸>的结局,就是最后那几章.拜托帮忙粘一下咯.

周楚暮走了,林枳也做了手术.周楚暮说他会回来的,在他觉得自己应该回来的那一天.
尾声的最后一句话:
尝遍青春的甜,酸,苦,辣.我也好,林枳也好,丁力申也好,都愿我们只记得其中最美好的两个字.

⑤ 饶雪漫的新书《甜酸》的结局是什么

丁丁知道了一切,就在林准备跳楼的时候,周好像赶到了救了林,然后周就走了.

⑥ 饶雪漫小说甜酸最后结局是怎么样的

饶雪漫<甜酸>大结局 世界上的秘密,有很多种,有一些,甜而透明,想起来会微笑;有一些,却会埋在心灵的最底层,日积月累,变成毒素。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一定不会做现在的这个背负着许许多多秘密的女生。因为,这些秘密其实并不属于我,而我却身不由己地为了保全它们不顾一切。 当保留这些秘密的外壳被现实一一击破,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要做的事是没有意义的牺牲,我一个人孤单地上战场为人世间最脆弱的感情而倾尽所有出生入死,最后却发现对手只是一面有记忆的镜子,让我对照自己的一路走来时,不得一承认,这一路的背负和忍耐是多么愚蠢。 这种感觉甚至说不上有多痛,在更多的时间里,我只能感觉到一种空虚,一种冷冷的嘲弄。而当我在这场没有自由的逃亡中精疲力竭,才终于发现,这些秘密,我只想对一个人说。 不是别人就是他。 我心中唯一的他。 于是我拨通了林庚的电话。 那天当林庚找到我的时候,天色已晚。这场冬天的雨越下越大,还夹杂着硬硬的雪粒,雨雪混合而下,仿佛电视出现雪花时嘶嘶的声音。我站在一间杂货店的屋檐下眼泪已经不流了,只是呆呆地数着雨滴。 他出现在我面前,穿着一件湿透的雨衣,把一把伞像夹着公文包一样夹在腋下,一看到我就从马路的对面奔跑到马路的这边来。雨水溅湿了他的脸。那张脸曾经让我如此留恋。 “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他的声音有一点大,掩过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呢?嗯?”他有点严肃地看着我,语气里有责备,也有疼惜。 我不看雨,看他,但还是呆呆地,不说话。 他急忙替撑开伞,把我的手握来放在伞柄上,焦急地说:“还发什么呆啊,我送你回家。” 他今天的模样没有一点平时的英俊从容,而像一个劝说孩子回家的无奈的父亲一样,又用心又疲惫,却让我前所未有的暖心。 瞧我是多么的不争气,让他如此的担心。 “我没有家了。”我努力让声音平静,却终于还是哽咽着这样说。 还没有等林庚说话,我又喊了一声:“老师。。。。”然后我双手捂着脸,不由自主地歪下去,倒在了他的怀里。他没有拒绝我。 我终于号啕大哭起来。 在这个冷到极点的冬日里,我全身颤抖,我一只手抓着他的衣服,一只手努力捂住自己的嘴巴,但是这样做丝毫都没有减弱我的哭声。我哭的用力程度。简直可以用嘶吼来形容,以至于惊动了路上的行人。他们打着雨伞停驻,注视着行为古怪的我。他们一定以为我得了失心疯,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如果我能控制我自己,我又为什么要这样做。该死的一无所有的感觉,它强大到可以击毁的一个人的自尊,这种感觉让我不能再忍耐哭的冲动,我像呕吐一样激烈地哭着,我妄图哭掉我所有的阴暗潮湿的过往和委屈,仅仅是在林庚面前。 因为,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我只的仅存的一处温暖,就是他,就是此时,终于把我抱在他怀里的林庚。 这样的时刻,我在梦里幻想了那么久,这一刻却来得那么的迅疾和真实,真实到我能感受到他的雨衣上塑料橡胶的味道。 我觉得自己像一只被猎人打了一枪而快要死去的树袋熊。 疼痛,却也幸福,再也不用为活着而攀爬。 庆幸的是,我的树终于没有推开我,而是把我抱在怀里。 他伸手轻轻在我背上拍了一下,放任我的哭泣,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用仿若很远很远的年代的声音说:“你好像吃了不少苦头,田丁丁。” 我在他的肩膀上拼命点头,只是不知道他看不看得见。 “你好像变得越来越爱哭了,”他一边叹气一边扶我起来,“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这句话好像一颗柔软的钉子,直直地钉入了我的心里最不能触碰的角落,我慌乱地躲避他的眼睛,却正好与他的目光相遇。 我虽然还在颤抖,却忽然,停止了哭泣。 那一刻,他在看着我,眼睛明亮,仿佛有千言万语,又仿佛无言以对。 那一刻,全世界的雨都停了。我出神地看着他被雨打湿的发脚,忽然想伸出手把他们理顺---当然我没有。 上天作证,那一刻我的心里真的没有任何不纯洁的念头,甚至,没有任何念头,只求这一刻,能够白天黑夜,天长地久,永永远远地延续下去。 可是,不过几秒,林庚就在我身后推了我一把,坚定地说:“来,我送你回家。” “不。”我说,“我妈不要我了。” “你傻呀,气话谁不曾说过,我妈那时候也老跟我这么说来着。”他说,“来,听老师的话,相信我。” 我不可能拒绝他。 于是我终于被林庚带着,回了家。 门开的一瞬间,我以为迎接我的会是暴风骤雨,我以为罗梅梅会跳着脚并把林庚也骂上一通,可是这些都没有发生,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她开了门,看到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一把抱住我,失声痛苦。 “你去哪里了?”她哭着说。“你要是不回来,让妈妈怎么活?” 请相信,那一刻,我心里前所未有的感动几乎要把我整个淹没。以至于我差一点就要昏过去。 我淋了雨,因为发烧,在家整整躺了三天。 这三天里,罗梅梅没有去上班,而是每天在家里陪着我,她每天变着花样的做饭给我吃,可惜我的胃口不争气,不然一定又要长肥肉了。 对好运件事,她绝口不提,好像以前发生的那一切都是一场梦。我在梦醒时分要对她解释,她却摇摇头不让我说下去。 好吧,如果她能原谅我的一切,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吗?也是我的妈妈,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我犯了多么滔天的罪行,撒了多么大的谎,伤害她多么深,她永远都不会抛弃我,厌恶我,她永远是那个为我开门、第一个抱住我的人。我庆幸那天向林庚求助,才让我有幸明白这个伟大的真理,而没有做出别的傻事。 “妈妈。”我终于还是说“我喜欢我们的老师,可是真的只是喜欢,我没有作出任何坏事,你相信我吗?” “嗯。”她温和地替我理了理头发,“我跟林老师谈过心了。” 是吗?他们谈过了吗?都谈了些什么?林庚会说我些什么呢? “你长大了。”罗梅梅好像很感慨的样子,“其实,妈妈年轻的时候也喜欢过自己的老师呢,这没有什么,是妈妈的不对。” 我的眼泪因为罗梅梅的话又不争气的涌了上来。 天,我该如何感谢林庚才好? “对了,给你看一样东西。”罗梅梅说着,起身从客厅拿来一张小单子,我一看,竟是林炽给我的汇款单。一千五百元。 留言:对不起。 “傻孩子。”罗梅梅说:“不过妈妈很高兴你这么善良,以后有需要,尽管跟妈妈开口,不要再作傻事了,知道吗?妈妈虽然钱不多,但是和你一样,还算是一个好人。” 我傻傻地笑。 林炽,其实,不需要说对不起,其实我从来都没有真正地怪过你。等明天去学校,我一定要亲口对你说,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就是不知道你还愿意不愿意呢? 罗梅梅说要给我作点吃的,于是去了厨房。我已经恢复很多,从枕头下拿出我的手机来,手机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我找到充电器重新给它充电,准备给林庚发一个感谢的短信,再给林炽打个电话,却没想到的是,一充上电,就来了电话。 上面闪烁的,居然是丁力申的名字。 我犹豫着要不要接,但是最终我还是接了起来。 “林炽要自杀,莲花大厦,顶楼。”他简短地说了这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自杀?莲花大厦,顶楼? 林炽为什么要自杀? 丁力申怎么会知道,他不会骗我?可是他为什么要骗我呢? 一想到这个,我差不多是从床上跳了起来,趁着罗梅梅在厨房里忙碌,悄悄地溜出了家门,很快的打车到了莲花广场。

⑦ 看过饶雪漫《甜酸》的进

lz我建议你去看这本书
林枳是饶雪漫至今写过的唯一一个真正的坏女生
她不像吧啦那样只是大人眼里的坏女生

但是看到最后你会同情她
会想哭
终究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女孩!

⑧ 求饶雪漫《甜酸》的大结局,新浪阅读上的、

第三部分:尾声……

世界上的秘密,有很多种,有一些,甜而透明,想起来会微笑;有一些,却会埋在心灵的最底层,日积月累,变成毒素。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一定不会做现在这个背负着许许多多秘密的女生。因为,这些秘密其实并不属于我,而我却身不由己不由自主地为了保全它们而不顾一切。

当保留这些秘密的外壳被现实一一击破,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在做这一场没有意义的牺牲,在一个人孤单的战场上为人世中最脆弱的感情而倾尽所有出生入死,最终却发现对手只是一面有记忆的镜子,让我在对照自己的一路走来时,不得不承认,这一路的背负和忍耐是多么愚蠢。

这种感觉甚至说不上有多痛,在更多的时间里,我只能感觉到一种虚空,一种冷冷的嘲弄。而当我在这场没有目的的逃亡中精疲力竭,才终于发现,这些秘密,我只想对一个人说。

不是别人,就是他。

我心中唯一的他。

于是,我拨通了林庚的电话。

那天,当林庚找到我时,天色已晚。这场冬天的雨越下越大,还夹杂着硬硬的雪砂,雨雪混合而下,仿佛电视出现雪花时咝咝吱吱的声音,我站在一间杂货店的屋檐下,眼泪已经不流了,只是呆呆地数着雨滴。

他出现在我面前,穿着一件湿透的雨衣,把一把伞像夹公文包一样夹在腋下,一看到我就从马路对面奔跑到马路这边来。雨水溅湿了他的脸,那张脸,曾经让我如此留恋。

“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他的声音有点大,掩过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呢?嗯?”他有点严肃地看着我,语气里有责备,也有疼惜。

我不看雨,看他,但还是呆呆地,不说话。

他急忙替我撑开伞,把我的手握来放在伞柄上,焦急的说:“还发什么呆啊,我送你回家。”

他今天的模样没有一点平时的英俊从容,而像一个劝孩子回家的无奈父亲一样,又用心又疲惫,却让我前所未有的暖心。

瞧,我是多么不争气,让他如此担心。

“我没有家了。”我努力让声音平静,却终于还是哽咽着这样说。

还没有等林庚说话,我又喊了一声:“老师……”然后,我双手捂着脸,不由自主地歪下身去,倒在他的怀里。他没有拒绝我。

我终于号啕大哭起来。

在这个冷到绝的冬日,我全身颤抖,我一只手抓着他的衣服,一只手努力捂着自己的嘴巴,但是这样做丝毫都没有减弱我的哭声。我哭的用力程度,简直可以用嘶吼来形容,以至于惊动了路上的行人。他们打着雨伞停驻,注视着行为古怪的我。他们一定以为我得了失心疯,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如果我能控制我自己,我又为什么要这样做。该死的一无所有的感觉,它强大到可以击毁一个人的自尊,这种感觉让我不能再忍耐哭的冲动,我像呕吐一样激烈的哭泣着,我妄图哭掉我所有阴暗潮湿的过往和委屈,仅仅是在林庚面前。

因为,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我只有仅存的一处温暖,就是他,就是此时,终于把我抱在他怀里的林庚。

这样的时刻,我在梦里幻想了那么久,这一刻却来得那么迅疾和真实,真实到我能感受到他的雨衣上塑料橡胶的味道。

我觉得自己像一只被猎人打了一枪,而快要死去的树袋熊。

疼痛,却也幸福,再也不用为活着而攀爬。

所幸的是,我的树终于没有推开我,而是把我抱在怀里。

他伸手轻轻地在我背上拍了一下,放任我的哭泣,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用仿若从很远很远的年代传来的声音说:“你好像吃了不少苦头,田丁叮”

我在他的肩膀上拼命点头,只是不知道他看不看得见。

“你好像变得越来越爱哭了,”他一边叹气一边扶我起来,“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这句话好像一颗柔软的钉子,直直地钉入了我心里最不能触碰的角落,我慌乱地躲避他的眼睛,却正好与他的目光相遇。

我虽然还在颤抖,却忽然,停止了哭泣。

那一刻,他在看着我,眼神明亮,仿佛千言万语,又仿佛不说一句。

那一刻,全世界的雨都停了。我出神地看着他被雨打湿的发脚,忽然想伸出手把它们理理顺——当然,我没有。

上天作证,那一刻我心里没有任何不纯洁的念头,甚至,没有任何念头,只求这一刻,能够白天黑夜,天长地久,永永远远地延续下去。

可是,不过几秒,林庚就在我身后推了我一把,坚定地说:“来,我送你回家。”

“不。”我说,“我妈不要我了。”

“你傻呀,气话谁不曾说过,我妈那时候也老跟我这么说来着。”他说,“来,听老师的话,相信我。”

我不可能拒绝他。

于是,我终于被林庚带着,回了家。

门打开的一瞬间,我以为迎接我的会是暴风骤雨,我以为罗梅梅会跳着脚骂我并把林庚也骂上一通,可是这些都没有发生,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她开了门,看到我,什么也没说,只是一把抱住我,失声痛哭。

“你去哪里了?”她哭着说,“你要是不回来,让妈妈怎么活?”

请相信,那一刻,我心里前所未有的珍惜和感动几乎要把我整个淹没。以至于,我差一点就要昏了过去。

我淋了雨,因为发烧,在家整整躺了三天。

这三天里,罗梅梅没有去上班,而是每天在家陪我。她每天变着花样做饭给我吃,可惜我的胃口不争气,不然,一定又要爆长肥肉。

对那件事,她绝口不提,好像以前发生过的那一切都是场梦。我在梦醒时分想要对她解释,她却摇摇头,不再让我说下去。

好吧,如果她能原谅我的一切,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吗?

她是我的妈妈,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我犯了多么滔天的罪行,撒了多么大的谎,伤害她多么深,她永远都不会抛弃我,厌恶我,她永远是那个为我开门,第一个抱住我的人。我庆幸那天对林庚的求助,才让我有幸明白这个伟大的真理,而没有作出别的傻事。

“妈妈。”我终于还是说,“我喜欢我们老师,可是,真的只是喜欢,我没有做过任何坏事,你相信我吗?”

“恩。”她温和地替我理理头发,“我跟林老师谈过心了。”

是吗?他们谈过了吗,都谈过些什么?林庚会说我些什么呢?

“你长大了。”罗梅梅好像很感慨地样子,“其实,妈妈年轻的时候,也喜欢过自己的老师呢,这没什么,是妈妈不对。”

我的眼泪因为罗梅梅的话又要不争气地涌上来。

天,我该如何谢谢林庚才好?

“对了,给你看样东西。”罗梅梅说着,起身从客厅拿来一张小单子,我一看,竟是林枳给我的的汇款单。1500元。

留言:对不起。

“傻孩子。”罗梅梅说,“不过妈妈很高兴你这么义气,以后需要,尽管跟妈妈开口,不要再做傻事了,知道吗?妈妈虽然钱不多,但和你一样,还算个好人。”

我傻傻地笑。

林枳,其实,不需要说对不起,其实,我从来都没有真正地怪过你。等我明天去上学,我一定要亲口对你说,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就是不知道,你还愿意不愿意呢?

罗梅梅说要给我做点吃的,于是去了厨房。我已经恢复很多,从枕头下拿出我的手机来,手机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我找到充电器给它重新充电,准备给林庚以一个感谢的短信,再给林枳打个电话,却没想到的是,一充上电,就来了电话。

上面闪烁的,居然是丁力申的名字。

我犹豫着要不要接,但最终,我还是接了起来。

“林枳要自杀,莲花大厦,顶楼。”他简短地说了这么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自杀?莲花大厦,顶楼?

林枳要自杀?

丁力申怎么知道,他不会骗我?可是,他为什么要骗我呢?

一想到这个,我差不多是从床上跳了起来,趁着罗梅梅在厨房里忙碌,悄悄地溜出了家门,依着周楚暮所说,很快地打车,到了莲花广常

哦,我的林枳,你可千万不要有什么事!

跳下车后,我站在广场中央,远远的,向楼顶望去,可是,我什么也看不到。

叫我震惊的是,广场的楼顶此刻正聚集着一大片厚重的乌云,仿佛有一双手把天空中的乌云都聚拢了来,存心酿造一场泛滥的雨水。

我的心一抖,仿佛看到了很不好很不好的兆头。莲花广场在这个阴翳的雨天,依旧行人如潮,可却没人抬一抬头。我恨这高耸入云的楼,遥远到超过人的视线。

我立刻跑起来。

我居然忘记莲花广场是整座城市最高的建筑,而去年发生在这里的,还并不久远的……自杀事件。

自杀。

想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唐突地跳跃起来,恐惧的感觉再一次把我包围。

莲花广场的行人电梯只能坐到四十六层。

接下来的一段路,是一条窄而陡的楼梯。

当我终于爬到楼顶时,我几乎要因为我看到的那一幕而跌跤。

林枳背对着我们,把已经脱掉的袜子和鞋凭空丢了下去。

然后,她像一个女骑士一样,威风凛凛的跨上了不算宽阔的扶手,一把扯掉她的发绳,随手扔了,然后踮着裸露的脚尖,在扶手上舞蹈般踱步。

我几乎要失声尖叫,可是我知道,如果我这样做,她说不定会奋不顾身的跳下去。

丁力申呢?丁力申为什么不在?为什么不阻止她?

林枳穿的非常之少,我认得出,那是天中的夏制校服,校服裙子是深红色格子布做成的,很衬皮肤。夏天林枳穿的时候,我总和其他女生一起,暗暗羡慕她洁白若玉的双腿,可是此刻,她裸露的修长的腿,像两条红萝卜,在冬天的狂风呼啸中,灼灼战栗,任谁都目不忍视。

而那团黑色的云朵,此刻正盘旋在她的头顶,山雨欲来的沉重,让我震动到站立不稳。

我终于忍不住,轻轻叫她的名字:林枳……

她转回头来看我,眼神已经和以往不同。

她在大风中长发飞扬,对我惨然一笑,我的心都快被她的笑容绞碎了。

“林枳你不要这样,下来,下来我们一起回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周楚暮,你到底到什么地方去了?你居然把这样一个难题交给我,太高看我了,难道你不知道,只有你才能救她。

“林枳。”我的眼泪流下来,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求她,“求求你,别这样,求你。”

“田丁叮”她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温柔的,坚定的,“你别哭啊,田丁丁,我不值得你这样的。”

“不。”我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吗?”她说,“傻丁丁,你真这么想吗?”

“真的真的。”我说,“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一辈子的。”

她笑了,在栏杆上面对我坐下来,两条通红的腿交缠在一起,像两只嬉戏的鲤鱼。她仍旧不说话,眼神却向我的身后飘过去。

我也不由自主的转身。

是周楚暮!他终于出现!像所有故事中的王子那样,我终于有些不那么恨他。

他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单衣,双手插在口袋里,一步一步挪向前。他的表情像是刚刚走出赌场的小混混,全然不知外面的天翻地覆。

他只是喊她:“林林。”

“你走。”林枳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平静。她说:“你该走到广场上去,就站在喷泉边,等我。”

周楚暮只是说:“你属于科学家,居里夫人。”

在这个紧要关头,这都是些什么对话?我怀疑我听错,可是这一切却又那么真实。

或许,我还是搞不懂爱,至少是爱情。他们之间的秘密不能被言说,也不能被外人懂得。只有他们自己懂得。

我像一个看客一样无助和挣扎。眼看着他一边说一边继续走向林枳,走到离她很近的地方,好像没有听到林枳刚才的话似的:“居里夫人发现镭,她还得过诺贝尔奖。她是波兰人,她热爱祖国,为了祖国作出许多贡献。这些我都研究过了,你是不是没想到?要不要看看我做的笔记?你要不要去我家,和我一起看看呢?”

林枳摇着头,不停摇头,像中了蛊术一般。

“亲爱的,来。”周楚暮朝她伸出手,“我带你去。”

林枳摇着头,身子往后仰去。我觉得我就要死了,我想尖叫,但尖叫不出。所以,我一定是要死了。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周楚暮一个大步跨上前,终于一把将她抱住,从那个危险的,随时置她于非命的扶手上把她抢救下来。

我清楚的看到,她眉宇紧皱,闭上了眼睛,在周楚暮把她救下的那个瞬间流下了泪水。

我的心在刹那间落地,又密密麻麻的疼痛起来。我捂着自己的嘴巴,泪水也忍不住潸然落下,我不清楚我的眼泪的来历,究竟是被这样的爱感动还是被刚才的情景吓倒。

我只能上前再一次把林枳的手指一根一根把掰直,然后紧紧的握住了似冰冻过的它,就好像我们从未误会过,分开过。

林枳闭着眼,我想她一定是被自己吓坏了,周楚暮抱着她,我一直握着她的手,我们一起走下长长的楼梯,然后按开了电梯。

就在电梯门将要关上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人。

丁力申。

他抬起头,看了我们一眼,就消失在电梯门口。

爱情,是多么的莫名其妙埃

林枳去医院做手术那天,是我陪她。丁力申没有出现,他只是短信我:好好照顾她。

我一直在医院陪伴林枳。因为,除了我,没有谁会来陪她。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三天里,林枳的妈妈自杀了。

电话打到学校里,让林庚转接。这一切都是林庚告诉的我。

原来她从小失去父亲。

原来她与继父关系不佳。

原来她的母亲屡遭不幸。

原来,原来,原来我和我的母亲罗梅梅能够相依为命,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我是这么幸福,幸福到残忍地反衬她的痛苦的地步。

我的心,在这些真相面前,忽然被悔恨装满。我想起了,自己抽她的那一记响亮的耳光。那用尽全身力气,毫不容情的一记耳光。

和林枳做“好朋友”两年,我才发现自己对她的了解是如此之少。我从来没有去过她家,我连她初中是哪个学校毕业的都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跟她她聊过她的家人,甚至当她爸爸开宝马来接她的时候,都只是自惭形秽地躲在一边,从来不敢上前和她的家人打招呼……

我对她的了解,除却血型生日星座笔迹之外,还有什么呢?又和其他同学对她,有什么不同?原来我们所谓的友谊,一直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支撑它的,是那些数都数不清的秘密,和我愚蠢的仰慕。

林枳,原来是我对不起你。只是幸运,一切补救都尤未晚。

我带着罗梅梅亲手熬的鸡汤去看她时,却看到病房外的门外放着一束花。

我把那束花拿起来,走进屋里。林枳正看窗外景色。我喊她:“林枳。”顺便把手中的花递给她。

她打开上面的卡片,上面只写了两个字:“楚暮。”

林枳起身,像是要出门去追什么,却又缓缓倒下。

我无奈地看着她。

她把头*在我胸前,说:“丁丁,他走了是吗?我知道他要走,只是,我非常非常的想他,你相信吗?”

我不再说话,我当然信,我亲眼见过她对他的付出,我知道那样深深爱过的人,永远无法从心中抹去。

“谢谢你,丁叮”林枳又说。

其实,这些“谢谢”,到底谁该对谁说起呢?在这段仓促而五味俱全的青春里,我们要感谢的不仅是彼此,还是每一个遇到过的人。

就像丁力申,我知道他还是喜欢林枳,可是,他已经知道,他将永远无法同周楚暮抗衡。他只是坚持着自己的坚持,不求任何结果。就像我,依然迷恋林庚的一切,但我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我只是学会了将这一份喜欢,小心轻放,永远存在心里。

一周后,林枳出院。她的继父来接她,她没有和他争吵。默默和他回家。第二天林枳背着书包来上学,关于她的一切,在校园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所幸的是,至少在我们班,没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就连庄悄悄也会对我说:“小卖部又有卖麻辣粉丝的了,要不我跟你和林枳各带上一碗?”

真好,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日子又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所不同的是,周楚暮这三个字不再出现在林枳的口中。

“周楚暮真的走了吗,你后来,是否还见过他?”终于有一天,丁力申这样问我。

“没,没有。”我说。

其实我在撒谎。

我见过周楚暮。

就在49路公车站,他独自一人,背着大号旅行袋,好像打算去很远的地方。

我不知道该不该装作没看见他,他却主动跟我打招呼,问:“林枳好多了吧?”

“是的。”我说。

那一刻,我仿佛看见周楚暮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不过转瞬即逝。

“替我转告她,我会回来的。”他说,“在我觉得自己应该回来的那一天。”

“你不打算再见她?”

“不。”周楚暮说得斩钉截铁,“而且,自从她跟我认识以来,还真是一路倒霉,你说,是不是?”

“听说你找了一个很有钱的女朋友才和林枳分手?”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

周楚暮忽然哈哈笑起来。他笑了好一阵,忽然伸手摸摸我的脸,然后说了一句差点让我晕倒的话:“丁丁,你真可爱。”

然后,他就跳上了一辆开来的公车。

我没有转告周楚暮的话给林枳。因为我知道,缘份可遇不可求,如果上天有眼,他们一定会在某年某天的某个地方重遇,过去的一切不愉快被洗去,开始一段崭新的故事。

所以这件事,我永远不会对任何人提起。

尝遍青春的甜,酸,苦,辣。我也好,林枳也好,丁力申也好,都愿我们只记得其中最美好的两个字。

(完结)

⑨ 饶雪漫的小说《甜酸》《左耳》、《离歌》《沙漏》的结局分别是谢谢了,大神帮忙啊

甜酸结局:林枳的妈妈去世了,她要跳楼被田丁丁和丁力申救了,后来他们又送林版枳去了一家大权医院做了手术,周暮楚来看了一次,再后来他们就回学校了,一切正常。 左耳结局:在一个晚会上许弋引爆了ZHADAN炸死了蒋雅希,自己也死了。张漾为了救蒋雅希,重伤昏迷。后来整个案发现场都没有找到张漾,所有人都以为张漾死了。其实张漾被夏吉吉就了并且带回家养病,但是醒来后的张漾失忆了。夏吉吉喜欢上了张漾但是最后还是决定将张漾还给小耳朵。全文最后一句就是夏吉吉打电话给小耳朵。 沙漏结局:蒋蓝在北京打拼之后,和张漾、夏吉吉联手找出了指使许弋杀死蒋雅希的幕后凶手,并且爱上了为了自己而失忆的阿布,并且和阿布一起回到老家做小生意。路理因为车祸瘸了,不想连累米砂和米砂分手了。米砂和米砺一起去了加拿大醒醒父亲去世以后被母亲以前的情人收养,一步一步接受了他,并且喜欢上了他的儿子江爱迪生。最后江爱迪生给醒醒造了一个巨大的沙漏。 离歌结局:阿布和蒋蓝结婚了,路理和米砂在一起了,但米砂出国了。莫醒醒和江辛的儿子在一起。蒋蓝和阿布去大街上卖风筝,蒋蓝变好了

⑩ 《甜酸》的大结局是什么

哦,我的林枳,你可千万不要有什么事!
跳下车后,我站在广场中央,远远的,向楼顶望去,可是,我什么也看不到。
叫我震惊的是,广场的楼顶此刻正聚集着一大片厚重的乌云,仿佛有一双手把天空中的乌云都聚拢了来,存心酿造一场泛滥的雨水。
我的心一抖,仿佛看到了很不好很不好的兆头。莲花广场在这个阴翳的雨天,依旧行人如潮,可却没人抬一抬头。我恨这高耸入云的楼,遥远到超过人的视线。
我立刻跑起来。
我居然忘记莲花广场是整座城市最高的建筑,而去年发生在这里的,还并不久远的……自杀事件。
自杀。
想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唐突地跳跃起来,恐惧的感觉再一次把我包围。
莲花广场的行人电梯只能坐到四十六层。
接下来的一段路,是一条窄而陡的楼梯。
当我终于爬到楼顶时,我几乎要因为我看到的那一幕而跌跤。
林枳背对着我们,把已经脱掉的袜子和鞋凭空丢了下去。
然后,她像一个女骑士一样,威风凛凛的跨上了不算宽阔的扶手,一把扯掉她的发绳,随手扔了,然后踮着裸露的脚尖,在扶手上舞蹈般踱步。
我几乎要失声尖叫,可是我知道,如果我这样做,她说不定会奋不顾身的跳下去。
丁力申呢?丁力申为什么不在?为什么不阻止她?
林枳穿的非常之少,我认得出,那是天中的夏制校服,校服裙子是深红色格子布做成的,很衬皮肤。夏天林枳穿的时候,我总和其他女生一起,暗暗羡慕她洁白若玉的双腿,可是此刻,她裸露的修长的腿,像两条红萝卜,在冬天的狂风呼啸中,灼灼战栗,任谁都目不忍视。
而那团黑色的云朵,此刻正盘旋在她的头顶,山雨欲来的沉重,让我震动到站立不稳。
我终于忍不住,轻轻叫她的名字:林枳……
她转回头来看我,眼神已经和以往不同。
她在大风中长发飞扬,对我惨然一笑,我的心都快被她的笑容绞碎了。
“林枳你不要这样,下来,下来我们一起回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周楚暮,你到底到什么地方去了?你居然把这样一个难题交给我,太高看我了,难道你不知道,只有你才能救她。
“林枳。”我的眼泪流下来,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求她,“求求你,别这样,求你。”
“田丁丁。”她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温柔的,坚定的,“你别哭啊,田丁丁,我不值得你这样的。”
“不。”我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吗?”她说,“傻丁丁,你真这么想吗?”
“真的真的。”我说,“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一辈子的。”
她笑了,在栏杆上面对我坐下来,两条通红的腿交缠在一起,像两只嬉戏的鲤鱼。她仍旧不说话,眼神却向我的身后飘过去。
我也不由自主的转身。
是周楚暮!他终于出现!像所有故事中的王子那样,我终于有些不那么恨他。
他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单衣,双手插在口袋里,一步一步挪向前。他的表情像是刚刚走出赌场的小混混,全然不知外面的天翻地覆。
他只是喊她:“林林。”
“你走。”林枳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平静。她说:“你该走到广场上去,就站在喷泉边,等我。”
周楚暮只是说:“你属于科学家,居里夫人。”
在这个紧要关头,这都是些什么对话?我怀疑我听错,可是这一切却又那么真实。
或许,我还是搞不懂爱,至少是爱情。他们之间的秘密不能被言说,也不能被外人懂得。只有他们自己懂得。
我像一个看客一样无助和挣扎。眼看着他一边说一边继续走向林枳,走到离她很近的地方,好像没有听到林枳刚才的话似的:“居里夫人发现镭,她还得过诺贝尔奖。她是波兰人,她热爱祖国,为了祖国作出许多贡献。这些我都研究过了,你是不是没想到?要不要看看我做的笔记?你要不要去我家,和我一起看看呢?”
林枳摇着头,不停摇头,像中了蛊术一般。
“亲爱的,来。”周楚暮朝她伸出手,“我带你去。”
林枳摇着头,身子往后仰去。我觉得我就要死了,我想尖叫,但尖叫不出。所以,我一定是要死了。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周楚暮一个大步跨上前,终于一把将她抱住,从那个危险的,随时置她于非命的扶手上把她抢救下来。
我清楚的看到,她眉宇紧皱,闭上了眼睛,在周楚暮把她救下的那个瞬间流下了泪水。
我的心在刹那间落地,又密密麻麻的疼痛起来。我捂着自己的嘴巴,泪水也忍不住潸然落下,我不清楚我的眼泪的来历,究竟是被这样的爱感动还是被刚才的情景吓倒。
我只能上前再一次把林枳的手指一根一根把掰直,然后紧紧的握住了似冰冻过的它,就好像我们从未误会过,分开过。
林枳闭着眼,我想她一定是被自己吓坏了,周楚暮抱着她,我一直握着她的手,我们一起走下长长的楼梯,然后按开了电梯。
就在电梯门将要关上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人。
丁力申。
他抬起头,看了我们一眼,就消失在电梯门口。
爱情,是多么的莫名其妙啊。
林枳去医院做手术那天,是我陪她。丁力申没有出现,他只是短信我:好好照顾她。
我一直在医院陪伴林枳。因为,除了我,没有谁会来陪她。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三天里,林枳的妈妈自杀了。
电话打到学校里,让林庚转接。这一切都是林庚告诉的我。
原来她从小失去父亲。
原来她与继父关系不佳。
原来她的母亲屡遭不幸。
原来,原来,原来我和我的母亲罗梅梅能够相依为命,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我是这么幸福,幸福到残忍地反衬她的痛苦的地步。
我的心,在这些真相面前,忽然被悔恨装满。我想起了,自己抽她的那一记响亮的耳光。那用尽全身力气,毫不容情的一记耳光。
和林枳做“好朋友”两年,我才发现自己对她的了解是如此之少。我从来没有去过她家,我连她初中是哪个学校毕业的都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跟她她聊过她的家人,甚至当她爸爸开宝马来接她的时候,都只是自惭形秽地躲在一边,从来不敢上前和她的家人打招呼……
我对她的了解,除却血型生日星座笔迹之外,还有什么呢?又和其他同学对她,有什么不同?原来我们所谓的友谊,一直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支撑它的,是那些数都数不清的秘密,和我愚蠢的仰慕。
林枳,原来是我对不起你。只是幸运,一切补救都尤未晚。
我带着罗梅梅亲手熬的鸡汤去看她时,却看到病房外的门外放着一束花。
我把那束花拿起来,走进屋里。林枳正看窗外景色。我喊她:“林枳。”顺便把手中的花递给她。
她打开上面的卡片,上面只写了两个字:“楚暮。”
林枳起身,像是要出门去追什么,却又缓缓倒下。
我无奈地看着她。
她把头*在我胸前,说:“丁丁,他走了是吗?我知道他要走,只是,我非常非常的想他,你相信吗?”
我不再说话,我当然信,我亲眼见过她对他的付出,我知道那样深深爱过的人,永远无法从心中抹去。
“谢谢你,丁丁。”林枳又说。
其实,这些“谢谢”,到底谁该对谁说起呢?在这段仓促而五味俱全的青春里,我们要感谢的不仅是彼此,还是每一个遇到过的人。
就像丁力申,我知道他还是喜欢林枳,可是,他已经知道,他将永远无法同周楚暮抗衡。他只是坚持着自己的坚持,不求任何结果。就像我,依然迷恋林庚的一切,但我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我只是学会了将这一份喜欢,小心轻放,永远存在心里。
一周后,林枳出院。她的继父来接她,她没有和他争吵。默默和他回家。第二天林枳背着书包来上学,关于她的一切,在校园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所幸的是,至少在我们班,没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就连庄悄悄也会对我说:“小卖部又有卖麻辣粉丝的了,要不我跟你和林枳各带上一碗?”
真好,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日子又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所不同的是,周楚暮这三个字不再出现在林枳的口中。
“周楚暮真的走了吗,你后来,是否还见过他?”终于有一天,丁力申这样问我。
“没,没有。”我说。
其实我在撒谎。
我见过周楚暮。
就在49路公车站,他独自一人,背着大号旅行袋,好像打算去很远的地方。
我不知道该不该装作没看见他,他却主动跟我打招呼,问:“林枳好多了吧?”
“是的。”我说。
那一刻,我仿佛看见周楚暮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不过转瞬即逝。
“替我转告她,我会回来的。”他说,“在我觉得自己应该回来的那一天。”
“你不打算再见她?”
“不。”周楚暮说得斩钉截铁,“而且,自从她跟我认识以来,还真是一路倒霉,你说,是不是?”
“听说你找了一个很有钱的女朋友才和林枳分手?”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
周楚暮忽然哈哈笑起来。他笑了好一阵,忽然伸手摸摸我的脸,然后说了一句差点让我晕倒的话:“丁丁,你真可爱。”
然后,他就跳上了一辆开来的公车。
我没有转告周楚暮的话给林枳。因为我知道,缘份可遇不可求,如果上天有眼,他们一定会在某年某天的某个地方重遇,过去的一切不愉快被洗去,开始一段崭新的故事。
所以这件事,我永远不会对任何人提起。
尝遍青春的甜,酸,苦,辣。我也好,林枳也好,丁力申也好,都愿我们只记得其中最美好的两个字。
(完结)